寫這篇文章,呈給想了解同樣狀況的妳,這條路我曾經走過,我懂妳的痛與不安。也記錄我有緣無份的寶寶。

攤開紙張...我一共獲得3張死產證明.. 1張止於26w+3d、2張止於21w+1d龍鳳胎...

此文我的第一個寶寶。還記得,當從醫師口中聽到這個消息時,日夜不斷的上網尋找相關資料,但FGFR3、軟骨發育不全、侏儒症,的相關文章少之又少...,甚至部落格沒人分享過類似狀況。茫茫網際網路中我抓不到浮木。

1/25000的機率,推估台灣每年出現約10位胎兒發生,又要剛好有寫部落格,或許很難吧...又或許是這樣的慟,令人不願提筆將往事細提。

---------------------------------------------------------------

回溯2015.10.16 我提起勇氣在個人臉書發表遺憾的資訊『妊娠終止於26週+3天、1032克』自懷孕12週後一直與臉書親友們分享懷孕點滴喜悅,小孩即將出生而無出生也成既定事實。一方面也避免親朋好友們個別關心詢問,我主動述說自身狀況。

軟骨發育不全有許多不同的狀況,我不是專家不懂所有的情形。我們夫妻的狀況是FGFR3基因突變,簡而言之我與先生的家族史內從無生過侏儒症,也沒有這項遺傳因子。醫生解釋FGFR3是在精子與卵子受精結合的剎那產生的基因突變,1/25000的機率。沒有誰對誰錯,誰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什麼移動該死的床...還是任何狀況犯到胎神... 就是在受精的同時註定了整件事情。

---------------------------------------------------------------

一般人聽到我的狀況,第一個問題都是"妳沒有做羊膜穿刺嗎?

有,我有做羊膜穿刺+羊水晶片。一切正常。於17w+1d

比染色體檢查更精密的選擇。為何沒檢查出來?因為羊水晶片可檢測出上百種基因問題,但侏儒症並不在這些問題內。必須單獨做"單一基因檢測"才能確診。一般無基因遺傳相關的人是不會預先做這項檢查的。發生這件事情之後我有問醫師若再次受孕或試管,是否須要再做這項檢測?醫生說因為我與先生是在受精卵的時後產生突變,非家庭遺傳因素,只是機率問題,就像被閃電劈到,而一個人要被閃電劈到2次也太難,所以若懷孕或備孕不須要做這個檢查。(PS:人體基因有太多種,是花台幣百萬也檢查不完。)

第二個問題"妳沒做高層次嗎?"

有,我有做高層次,於22w+4d。

醫師評語:胎兒活動力可,羊水量正常,胎兒大小正常,#但頭圍大腿骨比在高標之上,請追蹤胎兒生長曲線.。

我對孕程重視,經歷中西合併、科學非科學、各大求子廟...基礎體溫、中醫名醫、西醫名診所、排卵藥、排卵針、人工受精...能做的都做了....最後在王家瑋醫師試管嬰兒之下成功受孕。懷孕得來不易,即將成為人母的喜悅之餘我小心翼翼呵護著肚裡的孩子,該吃的吃,不該吃的不吃,應該檢查的我都檢查。柯滄銘醫師做羊水晶片、台兒張東曜醫師照高層次、禾馨林思宏醫師產檢。第一次經歷產檢不知道有哪個醫生緣,也還在思考於何處生產什麼方式生產,所以我頻繁的產檢,一般4週例行產檢,我1~2週就會跑一次醫院診所,各大名診所輪著看,感受醫生緣感受孕程。

---------------------------------------------------------------

把時間往回拉到21w5d

這次的產檢,胎兒頭腳生長差距約2週,當時產檢醫師還笑笑的說許多男寶都是這樣頭大腳短呢,這是正常的差距範圍。我看著準爸爸的比例也笑著說應該是像爸爸。每次產檢的超音波角度和胎兒角度不同,有略差是正常的,且2週是合理範圍。

隔10天後22w4d做高層次我們到台兒診所給張東耀醫師親自執行高層次,醫師說頭圍大腿骨比在高標之上,請追蹤胎兒生長曲線。張東曜醫師有解釋若生長曲線拉開可能會有侏儒症...等疑慮。與醫師討論後我就開始在網路查找類似資訊,發了輕鬆語氣的文章詢問親友們,得到許多媽媽回應產檢時胎兒也是頭大腳短,我心想懷的是男孩兒,男孩的比例似乎蠻多46身和55身,大家聊著笑著以後兒子的穿搭和要多打籃球等等,讓我心對侏儒症這三個字釋懷不少。

下面這張圖是分享於臉書時後製的台兒高層次報告。比照之前的超音波來判斷,寶寶的FL腿骨就是停留在這時候了.. 

---------------------------------------------------------------

初次經歷孕程的我,雖然難孕,但對於孕程的想法很單純(這也就是一般孕婦該有的單純吧)曾經曾經這麼單純的認為,只要過了前3個月的不安定期、4個月的羊膜穿刺、5個月的高層次...就可以放下心的等待迎接新生命來臨

每天感受日漸活潑的胎動之外,也著手開始準備新生兒用品。打從懷孕開始就從各方媽媽到阿卡將的資訊,一心也想朝聖到日本購買兒子的出生用品。先生也貼心的答應帶我去一趟大阪,就這樣我們計劃新生兒用品自由行,列了好一串清單

又隔10天是23w+4d,大阪購物行再兩天即將,因為擔心懷孕搭飛機會被要求出示適航證明,我到離我家最近且號稱六星級的愛x生診所給院長再次產檢開適航證明,這間診所是我訂月子中心的地方也是我觀察是否適合生產的診所,所以也在此產檢,也帶給我不舒服的體驗。轉心轉念某個層面我也感激他,因為他的私心與疏忽,讓我大阪之旅是喜悅愉快的。去開適航證明當天也有照超音波,院長進超音波室正準備幫我照的同時,我和院長說明十天前照高層次的時候,醫囑吩咐須特別追蹤胎兒頭圍大腿骨的生長比例。沒想到院長一聽到我到其他地方做高層次後完全不在意我提出的問題,還邊抨擊同業,我對於任何行業會抨擊同業的都沒有好感。院長說你去那個台兒根本不是什麼權威醫師,我們的超音波醫師才叫權威醫師!你說的狀況再過來給他照一次,(劈哩啪啦說個沒完讓我不太舒服)然後隨即要幫我照4D看寶寶的樣子,在平常的時候我最愛看彩色3D4D照了,跟一般孕婦一樣有機會能多看胎兒會感到開心,但那天我完全沒心思,直接拒絕他的好意,甚至他說要幫我列印照片我也婉拒了。出診間後護理人員問我要不要排高層次醫師的時間,因為月子中心訂在這邊,擔心自己被貼上標籤,雖然我不想再做一次但想說先排時間回台灣再取消,我問護理師超音波醫師的名字是什麼?沒想到護理師支支吾吾的跟我說不方便透露醫師的名字,在我重複詢問多次後,護士脫口而出說照的時候若醫師願意說出他的姓名,就會知道。來回詢問兩三次都是類似的回答令我覺得非常不受尊重也不可思議!我和護理人員說換位思考當妳是孕婦時,妳能接受這樣的回答嗎?她語塞的沉默了...。我也胡亂排了個時間後草草結束離開診所。(還有太多小細碎的不舒服,在此就不多談了⋯若有意前往此診所的人請三思)

(講到這邊同一個月我拜訪3-4次診所,對於普通會覺得這是個瘋狂的行為。但他人眼中瘋狂行徑卻也讓我幸運的比大多數人及早發現重大基因突變狀況)

24w~24w+4d,開心的大阪之旅,在˙阿卡將本舖買瘋狂血拼近台幣三四萬的寶寶用品,爸爸到最後也失心瘋在Gap買好多小人1歲後的衣服.. 回來緊接著到南西週年慶麗嬰房採購電動餐搖椅和一些奶瓶清潔精等,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誕生。這幾天除了在大阪走太多路走到肚子有點緊之外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25w+1d,一直覺得肚皮有點撐,又不像人們說的後期肚皮迅速撐大造成的感覺。問了當媽媽的同事懷孕時是否會有這樣的感覺ˋ?他說不會。我心想下午沒什麼事情,可以去一趟婦產科問問醫師,順便看看可愛帥兒子。然後我一如往常到禾馨診所掛林思宏醫師後悠哉的等待候診,過了許久終於叫到號碼,我躺在超音波床上正在享受醫師照出兒子的狀態同時,突然林醫師一大喊!『不對!妳這是侏儒症!一定有問題!現在立刻抽羊水作單一基因檢測!』。隨即林醫師立刻走回問診座位,我愣了兩秒....爬下床走到問診桌前眼淚瞬間落下...『侏儒症』這敏感的字眼再次出現,醫師說如此胸有成竹事實擺在眼前樣(((我當時還與x5不熟,心裡的小宇宙邊翻騰邊吶喊著...醫生你怎麼可以這樣子!!為什麼還未明確卻說的如此不留餘地))林醫師表示胎兒的頭腳骨脛相差四週為合理正常範圍,我的寶寶頭腳脛相差六週,且『頭大。腳短。胸腔會比較窄無法吞嚥正常量的羊水,所以羊水會比較多』吻合侏儒症特質⋯⋯說明完狀況之後,我大哭的走出診間,感覺滿診所等待產檢的孕婦都在看我,我的心境與他們的心情呈現強烈的對比⋯這個感覺好難形容⋯。等待諮詢師解說再次羊穿抽羊水作單一細胞檢測的時候,眼淚不可收拾的邊擦邊走出診所走到馬路上,裡面的氛圍令我難待⋯先打一通電話請先生過來(對於失控邊哭邊請他過來一趟,覺得這是不太好的行為,容易造成對方緊張啊)又回撥請他慢慢開不要心急⋯,接著我打第二通電話到柯滄銘表示遇到這個狀況,這邊抽完羊水是否需要再回去柯滄銘續做重複確認?諮詢師聽完我的問題後先問我差距多少,我說「差六週」。諮詢師和緩的說:差到六週,那幾乎是確定了⋯您若在禾馨做單一基因檢測就不用再回來檢測,原因有二:一是短時間內重複羊穿有子宮承受問題,二是羊穿基因檢測是非常準確的檢測,不需要重複篩檢⋯(掛掉電話心一沉,想不到狀況光用聽得就如此不妙。但另一方面更堅定我重複再做高層次的愛x生有夠糟糕)。第三通電話打給朋友聊了一下,侏儒症很辛苦,頭腦智力正常但身形四隻短小,上大號自己擦不到屁股⋯如果真的生下來即便能照顧他一輩子,你終老病死後又有誰能繼續照顧他⋯即便家人呵護之至但又能如何抵擋外界對他的歧視眼光呢⋯第四通電話打給另一位理智型的友人,她聽完我的狀況後說:遇到任何事情就解決,若真不幸發生這狀況,也是要好好解決。 

掛掉電話後,我像吃了一顆定心丸。對啊!不就是遇到事情就處理就解決嗎,一直哭是能有什麼幫助!⋯在這同時也先生迅速的抵達禾馨懷寧,我們一同進諮詢室在羊穿等資料上簽名,待醫師羊穿取羊水後就離開診所開始煎熬的七日等待。

25w+1d..是最後一次照超音波... 回頭想想有些遺憾沒在引產前麻煩醫師幫我照3D4D照留念...下兩張圖是最後的數據。BPD頭與FL腳,一個超過最大值、一個低於最低值。我在想那撐肚皮的感覺,會不會是因為胎兒無法吞嚥正常羊水量,導致羊水過多,造成撐的感覺。當時沒問醫師,也沒心情問醫師這問題。

原本預計7天時間報告會出來,但實際狀況是從抽羊水開始算第一天10/3,到10/11才被通知回診看報告,10/12才看到結果,中間還恰巧遇到我的生日,知道我煎熬度日的就那幾通電話的友人,我和先生兩邊爸媽都沒有讓他們知道,未成定局的事情多說給一個人聽也只是多一個人擔心。

歷時10天真的很煎熬很煎熬...也非常矛盾又矛盾... 我們出診所的當下,我想到的是身邊最親密的伴侶,我的先生;他個性木訥不善表達,壓力都往心理去很少釋放,尤其懷孕的是我,他對整件事情幫不上忙束手無策,我的任何悲觀情緒只會讓令他更揪心.... 隊友就是同一陣線上的人,任何狀況我們是一同面對的,絕不是孤單一人在承受,我必須打起精神做快樂的孕婦,而且寶寶還沒被宣判,怎可讓還在孕育中的他感受不安的情緒。

但我終究是凡人,有感受該難過還是會難過,我掉淚,在車上、走在路上、參加好友婚禮上別人感動流淚而我卻不是因為感動而落淚,多錯綜複雜的情緒,在先生面前我盡量表現得健康正向堅強的,他不在的時候我卻在電腦前聽范范的可不可以不勇敢,聽著歌,眼淚落下...在這10天裡,一邊與寶寶加油打氣要他好好把腳長出來,一邊加強自己的心理建設,默默與寶寶階段性的慢慢道別。我努力感受著肚中寶寶的胎動,洗完澡躺在床上妊娠油時的互動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

這段時間腦袋裡轉的事情好多,除了持續找侏儒症相關資料之外,同時也邊了解引產的相關資訊,雖然是否為侏儒症還尚未確診,但還是必須要做最壞的打算,最萬全的準備。除了引產以外,還有後續事項,包括需要準備什麼帶到醫院、怎麼去醫院開車還是坐車、退刷嬰兒床、退掉月子中心(沒有寶寶,回家坐月子反而自在)、月子餐要訂哪一間,一天送一次還是送三次... 很多原本計畫好的需要改變。該什麼時間點退奶,若脹奶該如何處理...需要多少時間養身體才能準備再一次受孕?是否可以用剖腹的方式引產,而用剖腹恢復期需要多久?七個月的母胎分離,若要將我們拆散,我想以最快的速度把他生回來...

人們口中的引產聽起來令人畏懼,形容比自然分娩的陣痛感倍增而且極度不適。塞水球有多不舒服等等。(據我經歷後的心得,覺得引產跟產期過期催生是相同的程序和感覺,就是一場分娩....部分人之所以會這樣說,我想是因為引產不是帶著喜悅,是感傷的令人難受的,且產房裡大部分的人都是帶著喜悅感伴隨著出生兒的哭聲,這樣的氛圍加劇了整個悲情)。在了解『引產』的同時,我看到了許多比我更大週數,甚至已經到足月後卻突發狀況而死胎引產的人所發的文章... 這樣的經歷不是只發生在我身上,是以不同的狀況發生在各個角落,看著這些經歷分享我的心沒這麼慌張了,我變得更堅強;倘若真發生就是面對、處理、放下。人生所有的事情皆是如此遇到就面對處理。我和先生的共識是寶寶若為侏儒症確診就引產,雖然不捨但我們不願他一生坎坷。經過漫長等待,終於接到禾馨來電通知可回診聽報告結果,電話裡我焦急的問護士是否可以先和我透露狀況,但報告只能由醫生說明... 我們隔日一早即抵達禾馨懷寧,早診是蘇怡寧醫師看診。一進診所立刻至櫃台掛號,櫃台小姐知道來意後表示在旁邊等待叫名字即可,無需掛號(在路上時才在想不知道掛號要等到何時才能知道報告)。很快的到醫師看診的時間,還沒叫第一號之前就叫我的名字,先生與我一同進診間。打開診間門看到蘇醫師臉色凝重的坐在位子上,收起一貫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嚴肅,待我們入座後蘇醫師將報告轉向我們面前解釋,單一基因檢測報告顯示,具有FGFR3基因之基因突變點位。醫生說FGFR3基因突變是於精子與卵子結合成受精卵的剎那產生的突變點,與遺傳無關,亦與自然受孕或人工試管無關。試管嬰兒和自然受孕發生這個狀況的機率是相同的。FGFR3基因突變是1/25000。

(對!兩萬五分之一的機率。。這輩子抽獎沒中過的我居然這回得頭彩,被雷打到了)醫生堅定又溫柔的說報告結果即是如此,我們算是很幸運的,在26周就發現確診,很多孕婦是八九個月大才發現,甚至是出生才發現是侏儒症寶寶........再來看我們夫妻的決定,也說通常遇到這樣狀況的夫妻會選擇引產。可以回去思考幾天........我立刻回答不用想幾天,直接引產。我如此直接的回答感覺到醫師似乎有點驚訝,大概一般人通常會回去煎熬幾天,拿報告去找其他二三四個醫師討論研究是否有保留胎兒生下健康寶寶的可能吧....。但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心理建設,遇到事情理性處理。而且胎兒在肚子多一天就大一點,放越久越捨不得,放越大引產對母體風險越大...蘇醫師又再次問我確定不用多考慮幾天?我堅定的說不用。我問:下一次受孕是否需要提前作單一基因檢測。醫師回:不用。這就像被雷打到,連續被打到兩次的機會太低。我問:引產是否可以剖腹。醫師回:建議自然產,26周多胎兒相對小,容易生。自然產也恢復比較快。我又問需要剪會陰嗎,醫師說不需要。(其實從懷孕開始我對自然產的陣痛一直帶有恐懼感,整個孕程都在思考到底要剖腹還是自然生,但如今遇到這個狀況也沒得選擇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把身體恢復到位)

在決定引產後蘇醫師幫我撥電話確認新生或民權是否有床位可以進行手術。新生還有床位,經過討論後敲定三點至新生院所報到。胎兒妊娠周數超過法定合法人工流產的24週,因檢測確認有重大基因問題得以實施人工引產。但因胎兒周數超過24周於法理醫理是必須搶救存活的,為此則需在引產前再次羊膜穿刺注射藥物讓胎兒心跳停止,以死胎狀態引產....。這針打下去很不容易。當醫師進診療室實施注射藥物停止胎兒心跳時,那凝重神情和診療室氛圍很難忘記....,因別於一般產檢,這悲傷的場景醫師不會讓孕婦本人看到,因此關掉正前方的大螢幕,留下小螢幕讓醫生確認寶寶的心臟位置.....,當羊穿針穿過肚皮尋找他心臟的時候,他游的很快不停的動,彷彿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醫師對護士說等等他動得很快....我們都感受到寶寶的掙扎....從扎到寶寶後增加停止心跳藥物,到確定心跳停止................... 步出診療室看到候診區滿滿的孕婦帶著喜悅期待的神情,雖同樣挺著肚子,但我是如此的不同,我剛失去了自己寶寶。

先生從來不抽菸,也因為他不抽菸的關係我戒菸很久了,出診所後應我的要求,先生陪著我買杯咖啡後走到斜對面的小七買香菸,我挺著肚子就在路邊不顧旁人的眼光,點起菸狠狠連吸幾口,接著一口氣喝完整杯拿鐵。是一個舒壓宣洩的感覺。隨後我們討論接下來該做的每一個環節,改在在家中坐月子,回家再把家裡收拾乾淨些,並準備去醫院待產的物品,雖然禾馨很貼心有準備待產的東西,但還是有些私人物品要帶。都弄好要出發醫院的時候,經過住樓下公婆家我們什麼都沒說,到一樓時和二嫂說明發生的情形與處置方式,我說寶寶有問題重大的基因突變必須引產了...,請她代為轉達公婆... 二嫂反覆問了我幾次..確定是這樣的狀況了嗎?要不要再多看幾間確定再說?生了三胎的二嫂非常訝異,我對眼看著她不捨的表情,不禁得眼淚潰堤... 

到禾馨新生後在產房櫃檯報到,護理師聽到名字即知是來引產的孕婦,感覺也因此多了份溫柔,填資料時護理師一邊解說,通常生完後會從產房移至樓上病房休息,因為我的情況不同,樓上比較吵鬧(有嬰兒室怕觸動我的情緒),會幫我安排在同一間產房直接休息。並且將我安排在走廊最末端一間,很安靜。此舉讓我感到格外貼心。我和先生彼此對引產這件事情都以平常心面對,因此顯得格外輕鬆,與一般來引產的夫妻看起來完全不同。交談一陣子後護士突然說『你真的好堅強,和我遇過的引產婦完全不同』,我笑著回應:「遇到了這樣的狀況,也是寬心處理,既然發生了就勇敢面對」。說到這裡住院手續也辦理完成了,我們移動至病房放東西等待下一步指示。

((引產過程大約是這樣,因為當下無特別記載,只能說出約略的狀況))

在病房安頓好後,和隊友討論等等要大吃特吃隔壁的摩斯漢堡,因為接下來可能開始陣痛,再接下來就要做月子吃速食也不好,就在今夜很狠的解禁吧!護士進來說可以去塞水球時,我以為要推床進去手術室,原來要步行進入。醫師總共幫我塞兩顆水球,先將未灌水的水球放入置於子宮頸口後再灌水漲大,就是一瞬間被撐住的感覺,在很多過來人形容是痛苦的,但對我而言是可接受的小小不適。【心境真的很重要,當知道要發生且必須進行的情形之下,用什麼心情面對是一種選擇。一切會過去,若以痛苦來看待,必然使得痛苦萬分。轉念就在那一念之間,正向使人變得堅強。】除了水球還有塞藥在子宮頸,都處理完畢後緩慢的腳開開如同企鵝般走回長廊盡頭的病房,回房間後吃下護理師準備好的藥(塞水球+塞藥+吃藥=都是軟化子宮頸和促進宮縮的藥物,實際哪些是什麼作用已經想不起來)。晚餐吃先生到樓下買的摩斯漢堡,這時父母妹妹們也來了說要給我加油打氣,我懂他們的心疼不捨,而他們表現出的態度是輕鬆的,令我安心不少(不希望自身的狀況影響到他人的心情)。,一家人邊吃炸雞邊聊天,此時肚子還是子宮頸的地方有一個頻率微陣痛感,一開始我以為這就是要生的那種收縮,後來才知道這是小菜一碟~父母感覺到我的不適為了讓我在生產前充分休息,離開的時候大約七八點,中間護理師又有拿藥進來再吃一次,除了陣痛之外我漸漸覺得冷,按鈴請護理師進來量體溫,發燒了!原來發燒是引產藥物的副作用之一。中間一度邊呼吸邊發抖,護理師說是因為我呼吸過於急促的關係,拿一個紙袋教我如何吸吐讓呼吸順暢,順暢後就不會顫抖。就這樣玩手機打line間陣痛越來越不適,心想既然有無痛何須忍痛呢?立刻請護理師進來幫我用無痛分娩,我以為會像一般孕婦說的無痛針打在脊椎上,但沒有,我的無痛是從點滴打入的,護理師表示最多四小時可以施打一次,保留體力到生產的時候。語畢止痛藥注入體內,身體整個沉下去,沒力氣說話沉沉暈暈的,覺得甚至覺得很舒服...(我亂想的不知道是不是嗎啡)。完全也不想滑手機了,就這樣沉沉的休息,當止痛藥漸退痛感隨之而來...我緊盯著時間,四個小時一到立刻按鈴請護理師幫我再打一次止痛藥,就這樣我打了三次,這過程中護理師都有進來看子宮頸開的程度,我問她可以生了嗎?還沒還沒... 倒底什麼時候才能生~我思考著... 每再一次的麻藥退得越快,到第三次麻藥還沒到四小時的時候我真痛的受不了了... 按鈴護理師她說等一下... 過一下又按鈴..她又說再等一下... (啊斯~林祖母已經認真在痛,痛到想罵髒話但沒力氣罵啊)此時護士開門站在門口花了0.5秒看我一眼,即說可以了,推產房!(真不虧是有經驗的護理師,這樣考驗迅速判定我已經到位了)在病床推到產房的路上,我還是不停請他幫我打點止痛,此時護理師說會減量幫我施打,為了生小孩要有力氣不能再打剛剛的量。

到產房後才知道還要從A床爬到B床,心裡默許下次若自然產我一定要在樂得兒病房完成.... 病房好冷,我穿著長毛襪還是不停發抖,護理師們貼心的拿了好幾件加溫過的毛毯蓋在我身上。這時候先生也著裝完成站在我右手邊。接生醫師進來後問我們要看寶寶最後一眼嗎?沒看他最後一面是有點遺憾的,但我們決定不看... 寶寶是死胎又是頭大腳短...除了怕看到後會更傷心之外,我怕看了會造成自己的心理壓力...種種的情緒糾結很快的被下一波陣痛蓋過。此時雖然子宮頸已開但羊水還沒破,因為是侏儒症基因突變的關係羊水多,醫師很有經驗的將手掌成佛祖的姿勢,朝著我的子宮頸口,我依著陣痛時刻照著護理師的指示呼吸及用力,幾分鐘之後羊膜因為收縮的擠壓破了,羊膜爆開瞬間羊水如同巨浪衝出,打在醫師手掌消波塊上,出現大浪花,回彈到護理師身上、超過我的頭頂也打到站在我右後方的先生。護理師驚呼沒有看過這樣出來的羊水,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把大家都弄濕了.. 但護理師們好親切一點也不在意。又幾次的用力後我就要受不了了,此時寶寶已經來到陰道口,醫師要我們把眼睛閉起來... 接著再用力幾次後,壓力感消失了... 寶寶離開我的身體2015.10.13下午12:43pm。出產房後護理師先拿了退奶藥給我吃,他表示產後立刻吃退奶藥較能有效控制脹奶出奶發生,也幫我補了些麻藥讓我好好休息。起來的時候發燒也退了。(事後確實完全沒有脹奶出奶..感謝老天爺)

因為不知道看到新生兒或孕婦時會不會觸景傷情,我和先生決定出院的時候要以百米速度離開診所。當天在病房等拿到死產證明後即可離開;拿到死產證明的時候,我看著死產證明心有點空空的感覺,辦理出院手續的先生進來說可以離開了,確定外面都沒人喔!我們拿起行囊準備離開。記得出院那天天氣很好,陽光灑在長長的走廊上,映入眼簾是位正在退房的孕婦手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幸福著笑著。這畫面太溫馨我受不了,手刀迅速的掠過他到走廊底端的電梯,期待著電梯快點來,沒想到...電梯來的時候新生兒父母也完成離院手續搭上同一台電梯。我站在電梯角落盡量不看他們,手空空的和他抱著嬰兒對比好強烈... 搭上計程車我一路大哭到家,回到客廳坐著這時婆婆從樓下上來,看著我叫我不要哭,坐月子哭眼睛會不好,要我一定要好好堅強... 感謝她的提醒!就是要正面,寶寶只是忘記帶裝備回去拿了,我要好好坐月子,好好養身體,身體才能迅速恢復,用健康的身體把寶寶生回來。回診時醫師說恢復一切良好,三個月後即可備孕,我也留言給王家瑋醫師,王醫師也說三個月經週期後即可備孕。

把買給寶寶的新生兒用品收好在六格大抽屜內,週年慶購買的電動餐搖椅在坐月子的時候寄來了,收在儲藏室內。

我認真的坐月子,期待下一次受孕。

------------------------------------------------------------------

後記:引產婦女走到這不是終點,還有許多接踵而來需要面對的事情... 心理建設一定要做好!!

▲麗x房、oo藥局、會定時寄email或平面信,時時刻刻提醒你Baby這件事。就算一一告知勿擾後還是防不勝防。

▲月子餐、臍帶血、巧連智...各家廠商會不停打電話來,不接不是辦法會一直打一直打,還好我很坦然,電話接起來都說小孩死產了,請他們幫忙將資料註記勿擾或刪除。電話行銷專員是無辜的,他們不知道產婦發生的狀況,只是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播電話過來,所以我都會和他們好好的說。聽到這狀況他們都會一直說對不起,為此我感到抱歉... 我無心讓人感到尷尬..

▲到工會申請勞工生產補助,工會人員開開心心的道賀完後接手的是死產證明,也是一直道歉...變得需要去緩和場子讓對方別這麼不自在。為此我也感到抱歉...

▲部分廠商,尤其是月子中心的服務人員,對任何女生都喊「媽媽」不是喊「小姐」,連引產後要辦理退費手續,也不停的媽媽來媽媽去,直到受不了時和他們說可以叫我小姐不要叫媽媽,我不是媽媽身份,他們恍然回神直說抱歉,然後沒幾句話後又繼續媽媽來媽媽去...

除了自己與另一半的內心創傷療癒外,還要面對外人的「關心與指正」,我想這是讓人最累的吧..A說就是因為又懷孕出國,飛機高空高壓造成的基因突變(不是啊!明明就是受精卵結合剎那產生的突變啊!)........ BCDEFG說你是不是吃了什麼什麼不該吃的所以才怎樣怎樣、H說你動到胎神、I說太子爺說你根本沒子命、J又說命裡無時莫強求,你做人工就是強求來的.........四面八方來的聲浪,無論是批判或指教都出自於關心,卻令人疲憊,嘴長在別人身上,我們無法控制,只能笑笑的帶過。甚至來家裡探視的先生友人,或許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表示關心,擠出來的話題是他的生產過程有多好生,孕程多麼順利...誰誰誰也是怎樣怎樣,他夫妻倆如何計畫下一胎,接待完他後我真心覺得疲勞轟炸...

大家介意怕說到什麼觸碰到引產婦的小宇宙,這點也令人蠻困擾的。又或是見面開口第一句都會問:「你身體好點沒?」。其實引產婦和一般產婦沒什麼不同,就是經歷一場生產,坐月子。

★[這是我的想法]遇到不順的孕程,一定令人心痛...但務必要再堅強起來。另一半是最親密的人,是隊友。既然是隊友也感同身受,不要打擊隊友,說你都不懂。千萬別想著全世界都不懂我有多痛。

【心境真的很重要,當知道要發生且必須進行的情形之下,用什麼心情面對是一種選擇。一切會過去,若以痛苦來看待,必然使得痛苦萬分。轉念就在那一念之間,正向使人變得堅強。】

感謝禾馨林思宏醫師在產檢的時候如此細心即早發現狀況。而不是週數更大才發現,使我免於更多苦難。也感謝禾馨產房溫柔細心的護理人員們,讓我整個過程備感安心。

謝謝自己的很愛產檢。感謝老天爺。

------------------------------------------------------------------

以上。分享給需要了解的人。祝一切平安順遂。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opsoopsoops 的頭像
oopsoopsoops

每天都要開開心心的大步向前走~GoGo!✿♬♫

oopsoopsoo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